想成为勇者的无名之人

被爱都是错觉,祝大家心死意绝



我心口的那朵蓝玫瑰,什么时候能迎着朝阳摇曳生姿呢?

斯雷因·特洛耶特

        不得不说,没有人能哭的比斯蕾因更令人心动。


        那双冰蓝的双眸中碧波荡漾,氤氲的水雾漫上玲珑剔透的眼,她微蹙双眉,纤长的睫羽如颤抖的蝶翼般覆上那双青蓝色的双眸。晶莹透亮的泪自她眼角滑过,缕缕哀伤凄美打湿她眉梢的明艳风情。她不刻意地去拭泪或哭的我见犹怜,任由一行清泪转瞬滑落,她轻阖双眸,便把那份悲恸用无言的泪演绎地淋漓尽致。她曾是红裙纷飞弹无虚发的血腥女爵,但在她穿上黑白的丧服为亡父哀悼时,她眸中涌动着静穆庄严的祈愿,比世间最慈悲的修女还要圣洁三分。


       “她也许并非十恶不赦,”加姆出声打断了会议室中耐人寻味的寂静,他耸了耸肩笑的没心没肺,“至少能为养父哭的这么情真意切,还算有良心吧?”


        没人理会他的自说自话,屏幕中的年轻伯爵在片刻垂泪后面上又换上大义凛然的决绝之色,她如演讲家般地向人们描绘未来的美好蓝图,立誓要继承亡父意志,在他们看来蛊惑人心的言辞或许在敌国眼中无比的令人热血沸腾。只不过她此时斗志昂扬的演说与之前的垂泪模样几乎是天壤之别,可她之前哭的如此情真意切,竟无人会怀疑那行泪水的真伪。


        “嗯。”鬼使神差的,伊娜帆出声接过了加姆的话茬,“她哭的很美。”


    

      


可她相信鼹鼠先生



        “在这冷寂虚幻的时间,我想,还有什么是真实而温暖的吧。像某天探入窗里的嫩绿枝丫,像某天窜进家中取暖的松鼠。总有一些梦幻的奇遇让你继续坚信童话,小仙子会在某个夜晚潜入你的梦中,牵着你的手纵身跃入爱丽丝的梦幻仙境。”                 ――题记


        真相小姐――那时候她还叫丽莎·贝克,曾经也如所有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样,固执的坚信童话的仙境在现实的某一隅角落存在。她在每个早上敞开窗户拥抱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将燕麦面包的碎屑洒在窗台,期许某天生机勃勃的雨燕为她衔来一朵娇俏的鲜花。她相信勤劳的鼹鼠先生造了一座不为人知宫殿,备好了香甜的糕点等她拜访。小仙子施了个魔法让钟表追上时光的步伐,含苞欲放的花蕾中睡着软乎乎的小姑娘。那些永远以happy  ending结尾的美好的故事,让丽莎镀上了梦幻的彩虹色,直到某天糖果屋的美梦咔啦咔啦的破碎,孤儿院的暗沉灰色蒙上过往的五彩斑斓,小孩子的丽莎和被撕毁的童话绘本一同被遗忘在梦的残片里。


        真相小姐――她现在叫艾玛·伍兹,是这世界上不肯相信童话的笨蛋大人之一。她不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侦探,但对揪出自以为掩藏的天衣无缝的犯人得心应手。她是报纸与警局的常客,对审讯犯人也有自己的独到技巧。


        “私闯民宅和入室偷窃可不是什么小事情,监狱的饭菜可是让人十分一言难尽的。先生,我建议你坦白从宽,交代作案工具和脏物位置,也许这案子不一定要捅到警察那里去。”


        被麻绳捆的动弹不得的男人抬头看了她,真相小姐没法从那双漆黑的双眸中读到任何情绪的波动。只有趴在男人肩头的小鼹鼠配合地抱头蹲下,窝进男人的脖颈瑟瑟发抖。面对眼前男人的无动于衷 真相小姐没缘由的感到窝火。她曲起指节规律的敲击座椅扶手,歪头带着些许嘲讽意味的轻笑,“不然的话,我只能把这位‘鼹鼠先生’送去精神病院,让医师鉴定一下你所说的是真是假了。”   


        很好,满意的看着男人瞬间放大的瞳孔,真相小姐在心中恶趣味的暗笑一声,看来精神病医院是他的心理阴影啊,也许之前在里面呆过一阵子?联想到这男人奇异的言行,她觉得这个设想有很大可能成立。那样就好办了,她捧着脸笑了起来。暴露自身弱点的嫌疑人都撑不了太久,她深谙此点。


        可在下一秒,牢牢捆束着男人的麻绳如软布般散开,男人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拍了拍他笔挺大衣上的落灰,真相小姐这才发现他的指尖拈着一把凿石刀。半躺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真相小姐一个激灵,险些当场连人带椅栽倒在地,多亏男人伸手扶住了重心不稳的椅子,才没让她狼狈不堪地摔到在地。


        完了完了,真相小姐的一世英名要毁在她自己手里了。艾玛在心里哀嚎,面上却是一片淡定,她甚至淡然自若地向人道了声谢。随后重新调整好坐姿仰视着眼前的男人,他伸手准备从内衬中拿出来什么。大概是枪,真相小姐绝望地闭上眼睛,大概明天大侦探艾玛·伍兹被发现枪杀于家中就会上报纸头条,而且会连续一周霸榜。


        可她等待许久也没听到扣动扳机的声音,真相小姐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看见面前的男人向她的方向递来一个娃娃,粗糙的做工和歪歪扭扭的针脚,圆乎乎的脸庞上用黑线缝出又傻又丑的微笑。真相小姐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夺过对方手中的玩偶然后狠狠砸在了地上。


        男人有些愣神,他肩上的小鼹鼠尖叫一声挥着小短腿迅速向玩偶奔去。真相小姐抬头看向男人,白皙而纤细的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她碧蓝的双眸中暗流汹涌。“哪来的?”,男人的漆黑墨瞳中隐隐闪烁着不解与悲伤,她不想细究其中的来源,“哪来的?!”她抬高了音调再次质问,几乎遗忘了现在的不利处境。


       “雨燕拜托我,将这个娃娃还给她的主人。”


        鼹鼠,雨燕,艾玛几乎冷笑出声,她带着十足的不屑嘲讽道,“待会是不是还会有个拇指姑娘过来,告诉我我就是她的精灵王子?”


       “不,”男人的漆黑墨瞳中依旧没有光影斑驳,“你就是拇指姑娘,因为里奥先生的疏忽,他不小心把你弄丢了。”


                                                      T.B.C.

 

         灵感没了,先码个进度然后去补之前那篇的后续了


就这样,画红线的产粮可能比较大,约特虽然冷但我还是爱它
勘勘是我墙头!世界上怎么会有笑的这么好看白净俊秀的国家队男孩,我爱他!勘勘的bg吃勘园(白切黑微笑组),勘勘的bl吃殓勘(沉默寡言组),磁暴和蜥勘还行吧,可以接受但确实没那么喜欢
园丁医生,缘定一生,这对从背景故事而言真的是糖刀交杂,游戏里也有很多彩蛋,算是上半个官方钦定了。(但我特别讨厌官方卖cp,不是说背景故事,而是皮肤彩蛋视频推广的那些,举个例子就是双医生和外服宣传视频)
其实还有双香双约亨空迈蝶,但是图表里没有所以我特别提一下,裘麦我也吃(可能会产的那种吃)
庄园的五对bl不能说喜欢,但是产的粮多天天能看见也就潜移默化的接受了,捆绑销售可还行。但是特别提一下遗照,这对是我的双重对家,因为没有太过嚣张的ky在我面前反复横跳所以我不雷它,但不代表我吃这对。
杂食,吃同一个人物和不同人的cp但不吃一个世界里所有人都爱ta的设定,不太喜欢all向,不同世界观的不同cp可以接受,但是一个世界观里全世界都围着你打转就特别反感了。最后ballball all向大大,产all向请不要打单cptag,我只想看我吃的cp(假设他是ab)甜甜蜜蜜的撒狗粮,不想看a和cdefg都谈了一遍之后和b在一起,或者b和cdefg整天为了a大打出手,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你一定要打单cptag,求求你把all向tag也打上,至少我可以屏蔽眼不见心不烦。
(其实我也曾经喜欢all向,直到某天我推被all)

只要我足够不要脸

我就能把对家的粮当我家的吃


夏日,烟花,亲爱的你

        菲欧娜眼睁睁地看着艾玛套上了第五套和服。


        浅绿色的丝质布料衬极了艾玛自己精心挑选的四叶草丝带,雪白的碎花自裙摆蜿蜒而上点缀素色,恰到好处的收腰设计让少女看起来越发亭亭玉立。可她看起来还是不甚满意,解开腰封准备再试第六套。看着地上堆积的精美衣衫,菲欧娜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道,“艾玛,你准备把屋子埋了吗?”


        “不是哦,”青春洋溢的小姑娘转过头来掷给她一个单纯狡黠的微笑,“只是因为要和艾米丽一起逛夏日祭,所以要给她展示一下美美的自己呀。”但是艾玛还是收起了自己伸向第六套衣饰的魔爪,在全身镜前轻巧地打了个转,纤细的十指一丝不苟地理好散乱的额发与发髻,她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拎起自己薄荷绿的小挎包跃出门外,“我去和艾米丽约会啦,今晚就不用给我留门啦!”


        ……慢走不送。


       菲欧娜自闭地将自己埋进柔软的被窝中,一边不忘咬牙切齿地诅咒着某位把狗粮洒满宿舍的小园丁,诅咒她和艾米丽吃小零嘴的时候碎屑弄她一身。气呼呼的菲欧娜干脆在床上滚来滚去,不把被单蹂躏的一塌糊涂誓不罢休。可这时有人轻轻戳了戳她的脸颊,让她不得不停止了这小孩子般的幼稚举动,她睁开眼,特蕾西羞怯的笑容映入眼帘。


       “所以说,约瑟夫那家伙约你去做模特?”


        金色的发丝一丝不苟地亲吻梳齿,白皙灵巧的十指翻飞辗转,将其结成两朵展翅欲飞的蝴蝶,与特蕾西含苞欲放的纯真面容正相衬。菲欧娜叼着眉笔末端在特蕾西面前的椅子上坐定,取出粉底轻柔地在人脸上抹匀。


       “嗯。他,他说这次的主题是烟火下的女孩,他认识的模特年龄都不太合适,就想拜托我一下。”


        编,你接着编。菲欧娜在心里为某位老爷子诱拐天真少女的行为狠狠翻了个白眼,但在瞥见特蕾西已经染上绯红的耳尖时也不得不叹一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在妆盘中调取清雅的色调,轻柔的覆上少女的眉眼。


       “话说回来,菲欧娜不打算出去逛逛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祭司双手一抖,昂贵的妆盘险些掉在地上。“没有,我这个单身狗只想窝在家里打游戏,趁你们不在的时候冲冲人榜排行。”


        “真的?”特蕾西疑惑的看向她脸上精致的妆容和还带着些许湿意的红发,这怎么看都是为了出行做好了万全准备的模样。“那你之前为了夏日祭买的衣服打算什么时候穿呢?”


        是的,为了这场夏日祭她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为此她提前了三个月去工作室定制了一款精美的和服,布料和造型都由她亲手挑选设计。为了锦上添花,她跑遍了整个欧丽蒂丝才找到称心的兜帽,那轻薄的白纱有着如梦似幻的暗纹,毫不逊色于新娘头纱的光华。按理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可万万没想到最后出了岔子的居然是她的心上人——伊莱根本就没有来邀请她。


     思及此处,菲欧娜拼尽全力地让自己表情变得满不在乎,可当她启唇正欲辩驳时,那股难耐的委屈与心酸便涌上心头。她轻轻咬了咬唇,侧头遮掩自己泛红的眼眶。


       灵感来源是官方贺图

       依旧是堆预告,下周回来结。

       后续有殓勘但是现在没写我就不占tag了

       殓勘那篇我写完了,但是想了想还是假期再更吧。人家的点文明明是糖我怎么写成刀了(愧疚

      

小姐妹懂我

这是什么品种的小天使
冷圈写手感动的泪流满面

镜像暗杀

        ·cp性转约特(高亮),约舒娅x特雷西

        ·就是想写浸润了时光风韵的窈窕美人和清冷孤傲的天才少年

        ·天才与美人之间的博弈,而不是一味地保护与仰望,是最近更欣赏的两人相处方式

 
 

         庄园从不缺少美人,纵使血染眉眼也没法让她们摄人心魂的笑颜蒙尘片刻,只不过她们是噬人血肉的蛇蝎美人,不被鲜血浇灌就无法拥有惊心动魄的芬芳。

 
 

        你应该心知肚明,特雷西。没必要用心血去染红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献给一位无心无情的血腥玛丽,纵使她的风采着实令人着迷。

 
 

        齿轮转动的机械声响在灰暗的天空回转,特雷西低下头调整刚冒出来的校准。场上的节奏不佳,即使只剩下一台机子但求生者已经损失了一位同伴,能否在监管者击倒下一位队友前完成破译是逆转战局的关键。但是出于稳妥的思量,机械师依旧选择自己单开一台。

 
 

        只不过,奇怪,太奇怪了。场上安静到心跳沉寂,队友也发信号表示屠夫不在自己身边,金发少年眼神凛冽,破译的动作瞬间停滞。他随手摆弄了几下遥控器,便转入了版区躲避。

 
 

        但是他的步伐并没有迈开几步,剧烈的心跳与刺眼的红光便将他包裹。自镜像中显现的少女从背后将他拥住,柔软的白发蹭上他的脖颈,温热的吐息冻结他的思考,冰凉的剑锋抵上他的脖颈,威胁般的轻轻下压,在少年常年不见光的白皙肌肤上烙下丝丝缕缕的艳红,少女的音色浸满甜蜜与喜悦,恰如恋人间的耳语。

 
 

        “可算找到你了,躲躲藏藏的小老鼠。”

 
 

        少年的喉结上下翻动了一瞬,慌乱的证据便被他匿于角落。特蕾西甚至坦然自若地伸出手来,纤长的指尖抚过锈蚀的剑锋,清冷的眸底毫无翻涌的任何情绪。

 
 

       “还不出刀吗,约舒娅?”

 
 

       “没必要哦,特雷西,我可不希望你疼。”

 
 

        该不愧说是侩子手的温柔吗,虚幻地如同辛德瑞拉的水晶鞋。特雷西抬头瞥向彼端的镜像世界,那里的自己正在狂欢之椅上挣扎哀嚎。她确实没必要再挥剑了,镜像世界的持续时间已经到底,也许在下一秒,或者更长一点,他就会倒在这位漂亮姑娘脚边――如同她的裙下之臣。

 
 

        但是你实在太懈怠了吧,摄影师小姐。西洋剑落地时发出清脆声响,白发少女轻轻拥住他的腰,诱人的曲线与少年僵直的身体贴合,约舒娅将柔软的发丝与秀美的脸颊一并靠上他的脊背,不知道连体工装的粗糙做工会不会弄疼她娇嫩的肌肤――特雷西,你在想什么?!天才机械师头一次为自己的心猿意马而皱眉,他攥紧掌中冰凉的遥控器,不去理会几近暧昧的氛围。

 
 

        镜像破碎的脆响恰时响起,纵使早已做好心里准备,突如其来的痛楚依旧让特雷西忍不住痛呼出声,他跪倒在地,地面的冰冷顺着滴血的伤口渗进脉搏。白发美人含笑地注视着狼狈不堪的他,无色的指尖向前探出,似是想要轻抚少年鲜血淋漓的脸颊。

 
 

        可是她的指尖并没有触到少年的体温,电闸开启的尖锐鸣响让她有一瞬愣神,特雷西迅速站起,砸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约舒娅吃痛地后退几步,金发少年翻板加速与她擦肩而过,她听见少年胜券在握的轻笑,清冷的音色带着些许挑衅意味。

 
 

        “来追我,约舒娅。来追我。”

 
 

         按理说镜像回退的电机进度不可能让求生者这么快开完电机,除非――两人内外合修。约舒娅回想起她镜像显身后少年淡然的表现,不间断响起的机械鸣响,并非临危不乱或听天由命,而是确信自己早已掌控全剧的胜券在握,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吗特雷西,相信我不会对你挥剑,使你倒地的定是伤害折射,当她享受那片刻的温存时,少年早已将一切计算完毕了。

 
 

       聪明的男孩,纵使被反将一军约舒娅也忍不住赞叹敌手。但是你真的将一切算尽了吗?她伸手轻掩血色荡漾的双眸,抽出最后的底牌。

 
 

         传送   替换    闪现

 
 

       

 

发个预告
下周豪华三更,占祭约特(性转)殓勘
冷圈的好处就是,我可以肆无忌惮地打tag,因为没人看

关于我为什么吃语英 一方面是自我感觉同样身为语言学科的两人有着他人无法涉足的默契与共鸣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冰与火,风与地,落叶归根和飘荡蒲英。

我们相隔汪洋大海,拥抱时要穿过战火纷飞尔虞我诈血泪交织,可我想亲吻你,不去管那些利益纠纷国仇家恨。我这辈子不曾为任何人停留过,你也不例外,只不过,你成为我念念不忘的故乡。
Sir,do you want a kiss?

我爱你  苍凉双眼  留有余温
荒芜的心 旷野徒奔
你会弹落烟尘 抹去指上灰痕
各自纷呈

笔下有最淋漓的爱恨 以剜挑这浮生
只写你 衣不染尘

你是特例,这漫长岁月中没有人能让龙的脊梁弯折,也没人能入的了那双古井无波的灼灼墨瞳。可你是个例外,你踏着蒸汽炮火的热浪而来,带着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与我对视。你是让我走下那把高高在上的龙椅的人,你是千年以来第一个与我平视的人,亦敌亦友爱恨纠葛,在秦淮河畔的缥缈云雾中,在枪林弹雨的死亡阴霾下,我平生第一次想要看清一个人的面容。

我爱你苍凉双眼 明月星辰
不远万里 叩入心门
一个孤僻的唇 摘获了你首肯 献上一吻

写得出最刻薄的字文
以讥诮这庸尘
却不忍 斥你毫分

他们的感情一定是清醒而理智的,在利益原则上互不相让,固执己见针锋相对,杯盏觥筹勾心斗角,为各自的国家角逐着利益,阳奉阴违的追捧不适合作为情话,尔虞我诈的斗争会兵不血刃的杀死爱情,所以他们沉默,只字不提情爱。

可是任谁也无法欺瞒自己,金发少年下颌微扬,璀璨星眸中笑意盎然,他用宣战般的势在必得去诉说爱语,耳尖却飞上口是心非的艳红。而墨发青年轻抿淡茶,嘴角的笑意却早已按捺不住。

我们相爱,无需应和尘世的陈腐标准,仅需一次对视一眼回眸,爱情便在缄默的风中抽枝展叶。

“Call my name by your language”
“它将会成为我的名字。”

他远渡重洋而来,手捧盛放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