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勇者的无名之人

被爱都是错觉,祝大家心死意绝



我心口的那朵蓝玫瑰,什么时候能迎着朝阳摇曳生姿呢?

斯雷因·特洛耶特

意乱情迷[语英/R15/未完]

预警

        ·语英,虞墨蕴x伦兰。开头有点逆向描写

        ·面上醉的迷迷糊糊实际比谁都清醒的古龙和表面清醒理智实际上神志不清的海盗先生

        ·我流英sir喝醉之后会有点像小孩子,对语文的称(ai)呼  (cheng)是Chi或Mr.Chi

        ·试探lof底线


        带着一个醉酒的人回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伦兰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身旁步履凌乱的虞墨蕴,男人揽住他的肩头,温热的气息与灼烫的体温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欲迎还拒地轻抚引诱,夏日的夜本就让人心火燥热,暧昧的吐息与男人迷醉的朦胧双眸平添干柴。伦兰无意识探出舌尖细细描过薄唇纹理,翡翠碧眸中暗潮涌流,燥热的夏夜难免催生些心猿意马。他搂紧虞墨蕴的腰,把人往自己方向带近些。



        绅士的风度要求他彬彬有礼绝不趁人之危,海盗的果决却煽动他天时地利人和有利必图。伦兰历经千辛万苦总算将男人按在床上,眸色昏沉的俯下身来凝视着墨蕴的睡颜,男人英气的五官却不失温润,将东方含蓄的美丽演绎的淋漓尽致,沾着些许水色的双唇勾起人一吻芳泽的欲念。伦兰伸出手覆上人颤动的睫羽,感受到在掌心传来的毛茸与对方眼珠的旋转,他勾起唇角挑起兴味一笑。


        下一秒,伦兰俯下身去含住他窥伺已久的唇,灵巧的舌斗志昂扬的攻掠城池,身下人在短暂愣神后开始还击,战况陷入胶着,势均力敌的两人一瞬僵持不下。伦兰可惜地轻叹一声,正欲后撤时被墨韵扣住了后脑强制加深了这个吻,原井然有序的部署方寸大乱,男人灵巧的舌不慌不忙地攻破防线,一丝不苟地为每座陷落的城池烙上自己的印记。在伦兰的理智也快在这场情色绯欢的吻中失陷时,墨韵终于解开了对他的桎梏。


       “看起来你蛮清醒的。”


        伦兰跨坐于墨韵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双颊上的薄红还未完全散尽,方才交换的热烈深吻让他清亮的眸浮起了朦胧的水雾,他拉开领带,裸露出大片的白皙肌肤,锁骨的线条明晰精致,他居高临下地俯视被他此时被压制的墨韵,舔唇笑的肆意挑衅,虽然在如此的暧昧氛围下,说挑逗更为恰当。大好春光,墨韵的双眸暗沉了片刻,他伸出手来制住少年柔韧的腰肢,伦兰带着狡黠的笑意俯下身来给他唇边一吻,白皙的指尖慢条斯理地滑过他覆与华绸唐服下的身躯,隔着衣料肆意撩拨。墨韵的面上不复当初的云淡风轻,浅淡的缕缕红晕攀上人白玉似的面颊,磐石般的黑曜眸中山摇地动。


        可少年存心撩拨,点到为止,隔靴搔痒。他纤长的指尖终是滑倒了某个部位,金发的少年歪头笑的天真又无辜,“Chi,你顶的我好疼,”他又笑着吻上墨韵的喉结,在人白皙的肌肤上烙下一连串的桃粉烙印。他如猫咪般蹭蹭身下人的脸颊,用撒娇般的软糯音调道,“你的衣服怎么解啊,我不知道,你教我好不好?”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