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勇者的无名之人

被爱都是错觉,祝大家心死意绝



我心口的那朵蓝玫瑰,什么时候能迎着朝阳摇曳生姿呢?

斯雷因·特洛耶特

First night【R15/语英】

        带着一个醉酒的人回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伦兰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身旁步履凌乱的虞墨蕴,男人揽住他的肩头,温热的气息与灼烫的体温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欲迎还拒地轻抚引诱,夏日的夜本就让人心火燥热,暧昧的吐息与男人迷醉的朦胧双眸平添干柴。伦兰无意识探出舌尖细细描过薄唇纹理,翡翠碧眸中暗潮涌流,燥热的夏夜难免催生些心猿意马。他搂紧虞墨蕴的腰,把人往自己方向带近些。

        绅士的风度要求他彬彬有礼绝不趁人之危,海盗的果决却煽动他天时地利人和有利必图。伦兰历经千辛万苦总算将男人按在床上,眸色昏沉的俯下身来凝视着墨蕴的睡颜,男人英气的五官却不失温润,将东方含蓄的美丽演绎的淋漓尽致,沾着些许水色的双唇勾起人一吻芳泽的欲念。伦兰伸出手覆上人颤动的睫羽,感受到在掌心传来的毛茸与对方眼珠的旋转,他勾起唇角挑起兴味一笑。

        下一秒,伦兰俯下身去含住他窥伺已久的唇,灵巧的舌斗志昂扬的攻掠城池,身下人在短暂愣神后开始还击,战况陷入胶着,势均力敌的两人一瞬僵持不下。伦兰可惜地轻叹一声,正欲后撤时被墨蕴扣住了后脑强制加深了这个吻,原井然有序的部署方寸大乱,男人灵巧的舌不慌不忙地攻破防线,一丝不苟地为每座陷落的城池烙上自己的印记。在伦兰的理智也快在这场情色绯欢的吻中失陷时,墨蕴终于解开了对他的桎梏。

       “看起来你蛮清醒的。”

        伦兰跨坐于墨蕴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双颊上的薄红还未完全散尽,方才交换的热烈深吻让他清亮的眸浮起了朦胧的水雾,他拉开领带,裸露出大片的白皙肌肤,锁骨的线条明晰精致,他居高临下地俯视被他此时被压制的墨蕴,舔唇笑的肆意挑衅,虽然在如此的暧昧氛围下,说挑逗更为恰当。大好春光,墨蕴的双眸暗沉了片刻,他伸出手来制住少年柔韧的腰肢,伦兰带着狡黠的笑意俯下身来给他唇边一吻,白皙的指尖慢条斯理地滑过他覆于华绸唐服下的身躯,隔着衣料肆意撩拨,墨蕴的面上不复当初的云淡风轻,浅淡的缕缕红晕攀上人白玉似的面颊,磐石般的黑曜眸中山摇地动。

        可少年存心撩拨,点到为止,隔靴搔痒。他纤长的指尖终是滑到了某个部位,金发的少年歪头笑的天真又无辜,“Chi,你顶的我好疼,”他又笑着吻上墨蕴的喉结,在人白皙的肌肤上烙下一连串的桃粉烙印。他如猫咪般蹭蹭身下人的脸颊,用撒娇般的软糯音调道,“你的衣服怎么解啊,我不知道,你教我好不好?”

        可此时他身上的多余布料早在与身下之人亲昵之时,被心机深沉的古龙不动声色地全部剥离,少年白皙柔软的肌肤悉数暴露于灯光之下,肌理细腻光滑,全身仅余一件雪白衬衫欲迎还拒地笼住胸前春色,被时光疗愈的伤疤被墨韵怜爱的抚过。伦兰纵容了恋人的小动作,在自己掌握主动权时他总是宽宏大量。

       “好,我教你。”墨蕴顺势将伦兰揽进自己怀中,他的舌尖游离于少年耳廓,暧昧吐息一路染红少年修长脖颈。两人的位置转瞬对换,墨韵附上伦兰先前肆意妄为的手,牵引着他为自己宽衣解带。“若内人不会为自家夫君更衣,”他抬眼看向双眸闪亮的少年,“自是当罚。”他勾唇轻笑。

        “我可不是什么贤妻良母,Chi”对,他当然不是。他的爱人是位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有着与他尤过之而无不及的骄傲,恣意妄为的无可挑剔,他们在杯盏交接时不动声色的谋算利益,却在眸光相触时置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少年不是他从五千年前秦淮河畔便开始唱起的窈窕淑女,什么三从四德温婉贤淑,那不是描述男人的词句。他们之间的情愫生于刀光剑影间的旗鼓相当,却比高山流水多了一丝缱绻悱恻。

        所以他才会如此的让自己着迷。

        虞墨蕴背对伦兰褪下松垮的衣衫,陈年旧伤被风与指尖轻轻抚过,伦兰的动作少有的停滞迟缓。少年温凉的唇小心翼翼的附上他脊背狰狞的创伤,他吻的虔诚肃穆,如同基督教徒亲吻他们的圣主。可他知道,他想亲吻的不止是现在这个伤痕累累却已经云淡风轻的古龙,更是想亲吻多年前那位伤口鲜血淋漓却倔强的挺直脊梁的男人,他梦寐了此刻不计其数的日月,如今终于求得。所以他的吻才能比时光更能安抚疤痕,他用经年的爱意去亲吻陈年的旧伤。

        “这里的疤,有多少道是因为我?”

         古龙捧起他的脸庞,细碎而深情的吻自他眉宇滑下。少年少有的逆来顺受,闭上眼仰起头来感受他炙热的唇划过脸庞。

      “只有一道,不过不在这里。”

        他将少年的指尖抵上剧烈鼓动的心口。

      “它让我险些丧命,也让我魂牵梦萦。”

        尖锐的剑锋刺进他胸口,击碎磐石绽开玫瑰。那位金发的国王含笑俯视他的狼狈不堪,却在他力竭的瞬间递出手来。

        他们再次接吻,炽热的唇齿交缠,将自己的气息渡进对方的呼吸。墨蕴的吻一路滑下,绽放在明晰的锁骨,品尝柔嫩的朱萸。伦兰顺着墨蕴的动作打开双腿,他偏过头去,裸露出修长的脖颈。他现在所有柔软脆弱的东西都悉数暴露给眼前的恋人,数千年来他第一次心甘情愿地袒露弱点,他交付的不止有身体。

        在男人挺身撞进他的身体时,少年少有地发出了幼猫般的呜咽,痛楚与快感同时吞没了他的意识,他下意识的扣紧指尖在男人背上留下 浅淡的抓痕,墨蕴低头吻上他泛红的眼角,声音带上了些许难以自持的沙哑。

       “Dear,这下你留给我的疤可就不止一道了 。”

        少年撑起自己半软的腰,封住男人的未尽之言。

        伦兰是被多年规律作息和身体欲言又止的酸软所唤醒的。

        金发的少年满脸风雨欲来,那双被巫山云雨洗沥过翡翠双眸澄澈空灵,羞恼地扫过身上难掩的爱痕。胸口的牙印控制好了力道,腰腹与脚踝上暧昧的青紫,以及星星点点烙印于身上的桃粉吻痕。FUCK,他在心中暗骂一句绅士粗口,要说千年的岁月里没有过欢爱的经历也是假的,但是昨晚的体位与意犹未尽的快感不论如何也是他的初体验。怎么会成这样?伦兰捂住泛红的脸颊,咬唇看向身后似乎睡得正熟的墨蕴。

     “Chi,你昨晚没醉吧?”

       雪白的被窝动了动,但并未给他回复。

      “Chi,如果你还没醒的话,今天我就去做早饭了。”

        墨蕴起身将伦兰拥入温暖的被窝,温润的嗓音还带着未醒的朦胧,“再睡一会吧,小先生,难得今天有空。”

        真是的。

        在清晨柔软的日光下,他们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没错,打pao的时候还要写情感戏就是我了

         ·我流语英灵魂互攻。其实个人认为爱情之间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因为攻受而一方要软一点,不开车他们俩就是无差。其实英sir相比之下更加年少轻狂,但他的骄傲恰到好处不会令人反感,而墨蕴在相处之间是包容居多。这俩都情商在线,都了解对方对自己的付出与包容,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爱情没错了。

         ·没话说了,语英天下第一!!!

评论(4)

热度(7)